记者沙龙网

首页 > 资讯 > 新闻 > 正文

新闻

山东省地质调查院研究员、地质工程博士杨丽芝舔石头知水量

2019-11-23 10:41:53 互联网 记者沙龙网

山东省地质调查院研究员、地质工程博士杨丽芝舔石头知水量

 前不久,在一次评选活动中,

一张舔石头知水量的照片走红网络。
 
截至目前,该话题在微博已吸引7800多万阅读,6000多人参与讨论。
而这张照片的主人公就是山东省地质调查院研究员、地质工程博士杨丽芝,从事地质工作已有31年。
11月22日,齐鲁晚报⋅齐鲁壹点记者来到山东省地质调查院,杨丽芝笑言舔石头知水量其实是一种“土办法”。
为山区找水
足迹踏遍齐鲁大地
 
其实,杨丽芝早已是行业内典型人物。她的足迹踏遍了齐鲁大地的山山水水,为城市建设及保泉供水出谋划策,为山区找水和水环境治理呕心沥血,身高只有1.55米的她,走成了这个行业的领军人物。
 
过去这些年间,她相继获得了山东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、全国最美地质队员、山东省三八红旗手等十几项荣誉,2018年又被评为“山东省先进工作者”。
 
初见杨丽芝,她正拿着几块石头在办公室里和同事讨论着什么。杨丽芝说,这几块石头是从莱芜找到的,有几块石头上面有三叶虫化石,“化石本就稀有,但相对而言,三叶虫化石会多一些,但也是不可多得的。”
 
说起那张走红的照片,杨丽芝有些不好意思。她说,照片拍摄的时间是在2014年11月,当时在沂南县山北头村做水文地质勘探工作,帮助当地老百姓解决生活用水困难,同事将大家工作时的状态定格成一张张照片,她这张只是其中之一。
 
杨丽芝告诉记者,当时她正在进行打井找水作业,舔石头是为了初步判定含水层层位,预估一下出水量。“在野外,有些地方车开不上去,仪器设备带不全,所以我就用这种方式,初步判断含水层的位置。”杨丽芝说,这种方法主要是通过舌头的触感以及湿印判断,“比如湿印很快消失了,说明石头颗粒结构粗,含水量就好一些。湿印消失得慢,说明颗粒结构致密,含水量可能相对少一些。同时,含泥量比较多时会粘舌头,可能含水量更少。”
 
杨丽芝表示,这种方式只是一种“土办法”,而且并不适用所有石头。“你像我们常见的石灰岩就可以,此方法教科书里没有,是通过多年实践总结而成的,因此也有科学依据。”杨丽芝说,真正要进行打井等作业时,还是需要专业的设备和仪器。
地质工作不是
拿锤子在山上随便敲
1988年,杨丽芝毕业后投身地质研究工作,如今已走过31年。在不了解地质行业的人们眼中,地质工作可能就是开着越野卡车,翻山越岭,用放大镜和小锤在山间角落观察、敲打。
“其实地质工作不是拿个小锤子在山上随便敲。”杨丽芝笑着说,“我们干的工作都是和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,是最接地气的。”
 
作为一名水文地质人员,杨丽芝最初的工作是找水打井。后来,也开始做一些地下水污染评价、地热勘探、城市地质等方面的工作,此外,地质灾害防治也是她众多工作之一。
 
杨丽芝坦言,地质工作确实又苦又累。“过去条件不太好,我们都是骑自行车去勘察,到了山脚下把自行车放到附近的村庄里,翻过山头沿途调查,等工作结束再从另一边下山。”杨丽芝说,翻山的时候兼具调查十分耗费精力,有的时候他们会估算时间,如果赶上饭点下不了山,她就揣两个馒头,带一壶水,在山间的某个角落饱腹,下山的时候还要想办法回到原位,“往往是搭便车。”
 
“再比如,我们的工作是轮班倒,一边找水,一边由专业施工队打井,打井的时候需要我们在旁边盯守着,看看每挖一层判断它的含水量如何,很可能一盯就是一天,不盯的人也不闲着,去别的地方继续找水。”杨丽芝说。
杨丽芝说,虽然苦,但每当看到村民脸上发自内心的喜悦,用不太清晰的方言说出“谢谢”时,她瞬间感到所有努力都是值得的。
(齐鲁晚报⋅齐鲁壹点记者 李震)

山东省地质调查院研究员、地质工程博士杨丽芝舔石头知水量